大会论坛

网站首页 > > 专题 > 大会论坛

张晓晶:减轻扭曲才能实现可持续增长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张晓晶

由华中科技大学和中国侨商联合会共同主办的第六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优秀成果奖”颁奖典礼暨2016中国经济发展论坛于111819日在北京举行。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张晓晶出席并演讲。他表示,在早期发展阶段,适度扭曲(比如强制动员储蓄,保护幼稚产业等)对于突破贫困陷阱有很大作用,但随着经济体进入中等收入阶段,扭曲所带来的负面效应越来越明显,并成为经济进一步持续发展的障碍。

 

  以下为演讲实录

 

  张晓晶:今天我讲的题目是叫"扭曲、赶超与可持续发展"。我想今天很多的嘉宾都讲到这个道理,中国的改革方向明确、确定了,关键是把改革怎么做到位?我想提出一点,我们的改革之所以出现了停滞和变异,问题当然出在操作层面上,同时也是因为我们对于一些问题在理论并没有想的很清楚,我想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今天是一个非常务虚的讨论,也是一个头脑风暴,我提出来的最后可能也没有结论,大家共同来思考。

  首先看什么是扭曲?大家知道我们提出了很多的政策,特别是最近的产业政策讨论,产业政策在主流里面就是扭曲。这次的讨论林毅夫和张维迎也好,当然有很多的专家也加入了,我觉得他们选择了不同的参照性,在不同参照性上存在着不同的价值,也可能他们是对的。

  什么是扭曲?我想扭曲分成两种。一种是"原罪型的扭曲",另外一种是"赶超型的扭曲",你为了赶超主动型的扭曲,比如说我们采取的政策,今天上午梁院长也提到了,中国动员能力强,怎么动员的?这本身就是扭曲。

  扭曲是什么概念?我觉得这个比较重要。一开始大家比较平直的语言来说,反正都不合适,都是扭曲的。这个里面比较标准的定义国际经济学的词条,就是经济资源配置没有达到最优的状态,就不能够实现经济人的福利最大化,它偏离了这个标准。现在一切的一切比如说资源配置效率低下,资源错配都是扭曲的表现。我想提出来,我们这样的一个定义建立在市场最优均衡框架下,用的是现代主流经济学经济框架,如果以这个为参照标准,它就已经偏离了最优状态,它就是扭曲。比如说产业政策,比如说强制储蓄,比如说资本管制,比如说大量的国有企业,这就是一种扭曲。

  但是,你如果放在更广阔的背景下,用政治经济学的分析框架来看,这个里面举的例子非常简单。大家都知道,早期发展重工业,是不是扭曲?显然是扭曲的。饿着肚子也要搞两弹一新是不是扭曲?某种程度上就是扭曲。如果考虑到政治、外交、国防等等方面一些收益的话,它就不能被看作是扭曲了。如果一个国家要赶超要发展,在初期阶段进行某种政府干预形式的资本积累,可能它就不是扭曲。当然,我想说的是这个里面并不是把一切的扭曲放在更广的参照系数,都说根本没事了,因为我考虑的是别的因素。这个里面的分析更多是放在现代经济学的框架下分析,同时想提醒大家的是为什么我们有那么多的人在坚持,这样的扭曲是有道理的,是因为它用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分析框架。

  我们在来看赶超型扭曲,为什么会出现赶超型的扭曲?就说后发国家面临着周边经济发达国家的压力,就需要做一些跟他们不一样的事情。按照新古典经济学赶超是能够自动实现的,只要你落后你就有可能比发达国家以更快的速度增长,有很多的经济国家有文献制造业中间出现的Convergence是不需要采取什么体制,不管是什么样的体制都可以实现Convergence,这是主流经济学家的观点,你会自动的去达到赶超的目的。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是这样,很多的国家都没有实现赶超。甚至我们说有很多讲中等收入陷阱很多人也没有过去,包括很多的国家都没有突破贫困陷阱。所以,很多的政府都要采取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实现赶超,这个办法更多是政府的强干预,这是一种主动型的扭曲。这个里面提到一点不一定合适,包括有为政府的提出,有为政府在古典经济学里面我认为很大程度上被看为是扭曲的,但看你怎么有为?我们现在说的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怎么更好?因为没有清楚的界定,所以在这个里面存在着一个模糊替代。比如说国有企业到底怎么改?混合所有制到底怎么改?这个里面就面临着是否一定要保留一些适度的扭曲,使得我们能够实现对于发达经济体的赶超,我们现在是老二了要赶上老大,是不是要采取和他们完全不一样的治理模式和治理架构,包括产业政策。

  这个里面简单给出一些经验的分析,经验结果已经出来了。但是我觉得是一些初步的,大家可以去看,这是50个国家的跨国数据,大家可以看得很清楚,扭曲跟发展有很大的关系。这个里面跨国比较用的是经济自由度的指数,这个指数和整个的人均收入水平是完全正相关,这是中国的各省区的,这个数据是中国市场化的数据,最新的数据并没有发布,但是已经被我利用,但我不会公布原始数据。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到,实际上自由化和市场化是扭曲度量的指标,它和发展阶段有很大的关系。也就是说处在现在的发展阶段,我们是不是就应该忍受一定的扭曲?扭曲的代价大家都知道这个里面不想细说了,扭曲完了以后创新。前面讲了很多,大家讲的问题在我这都被看作为是广义的扭曲和制度障碍。经验分析结果是非常简单的结论,这个里面不是主要讲结论,这只是符合经济学直觉的通过数据来验证的,扭曲会加快经济波动,我们分析了两个现象,一个是跟波动的关系,一个是跟TFP间的关系,另外会阻碍TFP的增长。这个里面如果细分去看的话,它在一定的区间和经济体实际上还是会促进TFP的增长,我想说这样的矛盾结果恰恰印证了一开始讲的东西,要不要扭曲,我想在一个国家早期发展阶段,你要突破贫困陷阱肯定要采取这样那样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