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论坛

网站首页 > > 专题 > 大会论坛

2016年中国经济学年会专访系列

专访|田国强:做有思想的学术,立有学术的思想


122日下午,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美国德州A&M大学经济系Alfred F.Chalk讲席教授田国强教授作为第十六届中国经济学年会的特邀嘉宾,在华中科技大学八号楼接受了经济学院记者团学生记者的专访。

 

求学经历:几经周折

田国强是改革开放后中国较早一批出国留学的知识分子,但历经曲折。录取为母校华中科技大学的研究生之后不久,学校就开始推荐研究生出国留学,由于成绩优异他被列为人选之一。田国强坦言,当时这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只带了800个单词就出国读书去了,英语口语几乎为零。明尼苏达大学还专门安排一位在北京大学访问的教授,单独测了我的英语也没有通过。但幸运的是,明尼苏达的奇普曼教授对我的研究内容很有兴趣,学校的领导,尤其是朱九思校长,对我们这批申请留学的学生也很重视,再加之自己的坚持和努力,几经周折最终还是得偿所愿。

在那个仅靠书信通讯的年代,田国强教授前前后后收到明尼苏达大学寄来的五张入学表格,由于留学形式调整、国家规定调整等种种原因,前四次都没有申请成功,一共花了两三年时间,边读硕士做研究边申请学校,最终才在1983年初实现了出国深造的理想。在回顾了自己的求学经历后,田老师表达了对我们青年学生的期望:“虽然现在生活条件好了,面临的选择和机会多了,你们现在做学术研究的途径和支持也多,但我还是希望你们,少一些浮躁,多一些韧劲,确立目标后就去执着追求,不要轻易放弃。”

教育理念:德才兼备

作为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的院长,田国强也有自己的一套独特的教育理念。他认同中国传统文化中“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做事先做人的育人观念,同时认为学生在专业上应该追求有思想的学术有学术的思想的有机结合。

德才兼备,圣人也。田国强作为院长,也尤其重视对学生基本人格素养的塑造和培育,并将“德”视为基准理论,鼓励学生追求之。他总结了青年人应该去追求的德行标杆,首先是“诚信”,诚信是一种激励制度和品牌,是参照系;第二点是“责任”,对妻儿家庭、国家民族的负责,“往小了说,当别人把事情交给你做,觉得非常可靠,这就是靠着你的负责的态度”;第三点是“包容”,包容的基础是因为信息不对称——人往往对自己过高估计,对别人过低估计,因此须换位思考;第四点是“感恩”,从身边做起,感激父母、母校、帮助自己的人;第五点是“奉献”,尽管经济学家假设人是逐利的,但自私是有边界的,不是要大家做“锦上添花”,而是多做“雪中送炭”的事;最后一点是“荣誉”,没有荣誉感很可能也就没有团队精神。

关于对学生的专业能力培养,他认为理论基础的训练是重中之重:经济学是一个很严谨的学科,要想做好研究必须要有严格的内在逻辑训练。为什么我坚持学经济的本科学生一定要上数学分析而不是高等数学,因为高等数学虽然上手快,好理解,但缺乏对学生严谨逻辑推理能力的训练,做起研究后劲不足。除此之外,我还希望我们的学生,能够兼备纵向的历史视野与横向的国际视野。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具有历史比较分析的能力,看问题的深度才会有,国际视野也是如此。归根结底,希望我们的同学把眼光放长远,不要仅仅盯住眼前的效益,而是有广阔前瞻的眼光和执着追求的精神。”田老师如是说。

学术研究:批判性思维

“研究学术就是在‘批评’、‘挑错’。没有一种批判性思维,经济学不可能发展到现在的水平,经济发展也正是向理想状态的逼近中取得进步的。现实离经济学所谓的最优水平的差距一直存在,这个差距是批评的靶子也是前进的动力。因此要时刻保持风险意识、忧患意识,有忧患意识就是要有批判精神。”在谈及学术研究思想时,田国强对姚洋“经济学家总是在挑错”的质疑做出了犀利的回应。在田国强看来,改革就是在继承正确的东西的同时,否定过去错误的东西或不合时宜的过渡性的东西。改革成功的要素是:明道、树势、优术、择时,其中明道就需要一种批判性思维。学术上的发展、进步也一定是批判式、拓展式甚至是否定式的。

在回答“青年学生应如何确定研究方向”的问题时,田国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用消费者理论的“约束与偏好”决定最优结果的理论,启迪我们应该从自身兴趣出发,并结合外部客观条件,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道路。他从完全竞争的假设出发即兴列了一个简单的模型,希望我们在不受他人干预的条件下,考虑个人面临的智力、经济等约束,在兴趣、家庭分工意愿等偏好的指导下,自己拿主意。面临越多的选择,往往会越难下决心。因此,不妨将眼光放长远,不仅看脚下的34步,还要考虑78步,树立远大目标。“学术是需要有一股执着的劲头的,而这种执着往往是兴趣使然。”田国强这样勉励有志学术的同学。

管理科学:依“法”治院

田国强教授常年在国内外奔波,时间安排甚为紧凑。因此,他有一套自己的治院理念——“无为而治”。要做到无为而治,关键得设计一套激励相容机制和拥有一支精干执行团队。所以,制度、团队是田国强的治院法宝。“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走向反面。”田国强对邓小平的这句话非常推崇。“用制度来管理,将基础性、常务性的工作委托代理出去,靠管理团队的协作配合来做工作,院长更大的功夫应该花在筹资金、抢人才。”田国强不仅重视海内外青年优秀教师的引进,还紧抓博士生、研究生甚至本科生的招生质量。“从前几年开始,我都会到上海一些好的高中做讲座、拉生源”。

尽管田国强强调无为而治,但实际上他为学院改革发展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是常人所不可比拟的。他笑言,“大家都不知道田国强24小时什么时候在睡觉。因为在美国深夜23点的时候,有时也能接到我的越洋电话或邮件。其实我困了就睡,醒了就开始工作,无论是什么时间。”此外,也许是从事机制设计理论研究出身相关,他非常注重信息公开、信息对称,认为“很多误解、误会、激励扭曲现象,都是由于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并且,只有在公开的基础上,才能做到公平、公正。”田国强如是说。

在本届经济学年会上,田国强教授主编的《高级微观经济学》教材交流会和签售会异常火爆,得到了广大师生的热烈响应和积极参与,100余本书一售而空。在采访的最后,他简要的介绍了这本书:“最大的特色就是融入了中国元素,力度做到有思想的学术和有学术的思想。希望这本书可以抛砖引玉,有更多的人来做这样的工作,为中国经济学人才的培养共同出力。”

(记者  何贺敏 曹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