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论坛

网站首页 > > 专题 > 大会论坛

      12月3日至4日,由中国经济学年会秘书处和华中科技大学联合主办、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和张培刚发展研究院承办、张培刚发展经济学研究基金会协办的第十六届中国经济学年会将在武汉召开。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厦门大学、中山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百余所高校经济学科负责人和经济学者共700余人将在两天里通过演讲、论坛等形式聚焦经济学学术前沿,剖析经济学热点问题,为中国经济的改革和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北京大学现代农学院教授,中国农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黄季焜出席并作题为《中国农村经济转型:路径、驱动力和影响》的主题演讲。黄季焜指出,促进农村加速转型能够提高整个农村食品安全和农村经济,能够更好的促进农村的经济发展。更为重要的,在转型过程中,各种制度、技术、市场等环节每一个都很重要。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非常高兴参加这个年会。我今天讲我们如何吃饱,如何变富,涉及到会场很多人的需求。我今天的题目是《中国农村经济转型:路径、驱动力和影响》。为什么在中国经济学会年会上讲这个话题,我想我们中国很多人关注中国经济的发展。

  首先,从亚洲农业经济转型方面着手,不管是中国,整个亚洲甚至发展中国家在需求方面都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型,人口变化、社会化变化、需求变化等等。

  几十年以前,整个亚洲有20%的土地种谷物、水稻、大麦。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高附加值的产品在出现,如果把农、林、牧业加进去,发现谷物在下降。在生产方面也发生了一些结构性的变化和转型。可以看出,非谷物产值占总产值的比例指标代表了农业经济转型的速度。转型水平越高,变化越大,转型越快。如果从各个国家来看,转型速度非常不一样。

  我把整个发展中国家农村转型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中国以前是以粮为纲,以粮食生产为主,我们要吃饱。第二阶段是生产力提高了以后,就开始种更多的作物。生产的进度提高了以后,就可以进入到一个非农业不断增长,我把这个非农业增长称为第三个阶段,在农村有一些人专门搞农业,有一些专门搞工商业等等。最后机械化的过程,进入到城乡一体化以及可持续发展。

  像亚洲来说,用了六七十年时间还处于第二、第三阶段的过程。比如像泰国、马来西亚已经接近第四阶段。像中国还是转型比较快的,中国农业各方面的发展还是比较快,但是东西部差异比较大,东部已经进入到城乡一体化发展的过程。

  从中国来说,在农业内部有几大驱动力,第一个驱动力是技术创新。水稻、玉米等主要素的增长,从1995开始都在增长,看出技术创新对农业发展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发现90年代中期以来,我们的TFP(全要素增长率)还在以3%的增长。美国在近三十年TFP也就是1.5%左右。TFP增长里面就是农业技术增长的问题。

  为什么棉花的TFP比其他地方的TFP增长比较快。棉花是唯一采用的转基因技术,转基因可以促进传统技术的增长,可以把传统技术促进增长1%到1.5%。

  从这些技术创新,技术进步,市场改革等方面看,你可以发现我们从80年代初以粮为主,到现在农业现代化的整个过程,就像每个阶段都有政策和行业在里面。应该以什么样的政策,促进这个时期的转型逼近到下一个时期的转型。

  我这里用几个案例来谈一下,在不同时期,国家建立这种相关的政策,都有正面和负面的影响。世界上有5亿小农,40%是亚洲人,中国农业做得好,也会给世界上的小农发展提供非常好的经验。我们搞农业的人知道,农业需要精耕细作。从上世纪末开始,文献上认为并不是越小就是越漂亮。小农可能没有办法响应市场的需求,有可能无法适应气候和环境的变化。

  所以我们小农一定要改变,世界组织提出来帮助小农,不是说你就是小农就来帮助你,可能帮助小农有两条道路,第一个是变大,第二个是送出去。

  我给大家一些数据,最近十多年各个国家都在做这种事情,现在很容易现代化,很容易做大。不管是菲律宾、泰国,他们的小农规模都在下降。比如说韩国,跟60年代相比也下降了一下,但是每个人农民不到1.5公顷。

  这是我前几年想研究的,如何让土地发展的转型能够促进经济发展。中国的空间提高了,可以更好的促进农村的转型升级。在过去十年,空间提高了以后,我们农场规模提高了36%,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而且土地市场最终发生变化了。前两年我调查的时候,有30%的农租土地,不是2%的人租进来而是4%的人租进来。背后的功利推动了发展。所以我给自己提出问题,在农村转型过程中,特别是农场规模转型过程中,为什么中国跟其他国家不一样?是不是中国特色,中国这种经验对其他国家有什么借鉴意义?

  我这里研究表明,解释驱动因素,为什么农场会发生这些大的规模扩大?除了空间提高,还享受到政策,一个是政策通过技术创新建立了土地流转平台,如果你们要租房子你可以到网上查一下,你需要住载什么区域,多大的面积,在网上就可以找到这个东西。中国的土地流转也是采取这样的方式,你只要到网上查就可以找到,非常少的交易成本。

  在韩国、日本,他们一个土地交易的成本相当于几年的地租,因为找不到人。土地平台出来以后交易额大幅度下降。第二个是电话服务,你打一个电话就可以租过来,人家租20亩,你可以租100亩。以前农业跟机械是不能分开的,现在是可以分开的,技术创新对中国非常重要,对其他国家也有借鉴性。

  我谈了一个技术创新的重要性,还有一些政策,产业转型很重要,但是不要太快,要一步一步来。国家提出了土地的三权分立,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创新,虽然在这方面有争论,但是我想没有一些国家能像中国有两亿六千万的地农。

  我刚才讲的土地创新方面,技术创新,从80年代初到现在一直在创新,在很多行业有借鉴效应。到后阶段城市化发展也很重要。当经济发展到最后阶段的时候,确实是需要城市化的。

  整个城市化对农村转型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在这里给了一个案例,看看城市灯光的扩大对土地有什么影响?得出的结论,过去20、30年,我们城市扩张对农村转型有很大的影响。

  我希望更多人研究城市化发展了以后对农村产生什么影响,这种研究在转型过程中非常重要。在转型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个包容性的转型。比如说对农村收入产生什么影响,对贫困产生什么影响?我今天用一个案例讲一下这个转型的重要性。

  这个图刚才大家看过了,这个图中看到各个国家农业转型速度,这是过去亚洲大部分国家过去的农村贫困人口比例下降数据情况。我把这个做成每年平均下降多少,每年平均下降多少贫困人数。跟每年农业经济转型速度进行分析就得出这个图,这就表明了平均转型速度。在过去三十年中国的农村转型速度是0.8%,我们农村人口减少3%。转型越快,贫困人口下降越快,转型越慢,贫困人口下降越慢,这是不是一个规律,也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我把这个数据放在这个表,快到慢,农业转型从慢到快,而且转型不快不慢的地方也是贫困人口下降不快不慢的地区。所以在这里就提出很多农村经济发展的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现象。我们以后的发展就是要促进农村快速发展。

  经济转型对农村转型也起到重要的影响,这里有一些著名经济转型的图。上世纪80年代到2013年,农业就业人口比例,农业GDP的比例。合起来以后农业生产就等于工业生产能力,就是转型结束。从整个亚洲的发展趋势来看,发现整个亚洲经济也在转型,亚洲转型的速度也非常快。对中国来说,每年经济转型是1.2%。我们得出,经济转型很快,同时农村转型也很快,必然会使农村贫困下降快。如果这个地方经济转型慢,农村转型慢,那么他的发展也慢,贫困人口减少也慢。

  有意思的是,一路发展很快,转型很快,两个都很快,你不可能很慢。如果都很慢的转型,不可能得到很快的贫困下降。所以根据这些数据,给了我一些假设,有一些假设在研究。

  我的报告想总结:有一些已经出现结论的,有一些还是在研究的层面上,我这个总结不是完全的研究结论。促进农村加速转型能够提高整个农村食品安全、农村经济,能够更好的促进农村的经济发展。不管是在食物上的差异,生活上的差异,贫困人口的差异,我们可以通过转型的速度来解释的。适当的政策,适当的组织是非常重要的。更为重要的,在转型过程中,各种制度、技术、市场等环节每一个都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