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论坛

网站首页 > > 专题 > 大会论坛

      12月3日至4日,由中国经济学年会秘书处和华中科技大学联合主办、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和张培刚发展研究院承办、张培刚发展经济学研究基金会协办的第十六届中国经济学年会将在武汉召开。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厦门大学、中山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百余所高校经济学科负责人和经济学者共700余人将在两天里通过演讲、论坛等形式聚焦经济学学术前沿,剖析经济学热点问题,为中国经济的改革和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香港中文大学伟伦经济学讲座教授,经济系主任张俊森出席并演讲。他从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了收入高低对于男女性别在“婚姻市场”的影响,依据“参照依赖偏好”解释了“高收入的女性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经济动态当中反而会吃亏”。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从加拿大回来以后在香港中文大学工作了20多年,另外国内有很多大学跟我关系紧密,尤其是浙江大学,我在那里是千人计划落户,所以我也一起感谢一下。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关于“婚姻市场”的一个问题。

  这个题目是,在女性相对稀少的情况下,为什么她们寻找配偶仍然那么难?高收入女性,背后隐含的是高学历女性,她们在婚姻市场上遇到了一定的难度,这不仅是中国的事情,在亚洲也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在北美等其他国家曾经有过这种现象,但是他们的现象并没有像我们现在这样突出。

  这里有两个意思:一是高收入女性寻找配偶非常难。第二个问题也许是一个更加奇怪的发现,当男人变得更加富有,或有更多“富”男时,照理说对高收入女性是有好处的。但我们发现,当男性的性别比例越来越多时,或男的变得越来越富,高收入女性反而在某些方面受害了。

  而根据贝克尔的理论,当性别比例对女性有利的话,那么在婚姻市场或者在形成的家庭当中,她们都应该是受益的一方。今天跟大家分享的研究结果显示不一定是这样子的。

  在文献当中,有大量的研究大部分都是关注男性方面,这些研究基本上是说婚姻市场的竞争由于过多的男人,由于这个性别比例失调了,这个非常严重,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是不是男的竞争就更大了?这个答案是“是的”。

  这里有很多性别比例失调对男性的挑战,性别比例失调对企业家精神的研究。还有性别比例失调会发现男人会更加参与风险程度更多的经济活动,包括犯罪。我们发现性别比例失调对犯罪率也有正的影响,其他方面也有很多文献。这些文献都是关于对男性的经济结果的分析,都确定了贝克尔的结论,在这些性别失衡里面,会对男性不利,对女性比较有利的结果。所以基本上文献都没有太大的关注女性这一方的经济地位。

  我们今天看到是对女性不利的,尤其是高收入女性不利的研究,有几篇文章认为是偏好导致的结果,所有的结果都可以发现关于男性经济结果的分析,都可以根据偏好。女的比较关注男性的收入,男的也知道女性关注这个现实的社会,如果不富有的话他们就会挺而走险,或者说你要存钱存得更多。这有可能是偏好驱动的。我们今天就是看一下偏好驱动能否解释刚刚开始说的“高收入的女性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经济动态当中反而会吃亏”。

  刚才说的偏好驱动的一些解释,就是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男性不太关注女性的收入”,男性可能更加关注女性的外貌和脾气等等,但是女性非常关注男性的收入。在座的女性不要感觉不舒服,我们是从学术的角度来讲的。这种不对称的偏好在我们这个社会里面是存在的。

  这里关键的介绍就是“参照依赖偏好”。通俗来说,当女性寻找配偶时,先要看看我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如果是一个博士,我找的男士就是一个博士,如果我是大学本科,我找的男性也要大学本科,如果我年收入20万,我不能找一个男的年收入少于20万。这就是“参照依赖偏好”。

  这在国际研究里面有大量的文献,在过去十年当中,发表在美国经济评论一系列的文章是关于劳动供给的,他们发现出租车的劳动供给是反常的,他是往下的。也就是说工资越高时,劳动供给越少。所以很多人会很迷惑,为什么出租车司机劳动供给的结果跟其他的劳动供给结果不一样。后来他们研究发现,通过“参照依赖偏好”发现出租车司机过去一个月,每天挣到300块钱就不干了,如果挣到这个目标我就不干,所以他有一个创造的东西。所以你说时收入越高,那么他更快的达到这个目标,所以他更快的缩短劳动供给。美国劳动领域有很多这样的文章,这样的文章就形成了一个“参照依赖偏好”的研究团体。

  回到婚姻市场,这两个图所展示的,旁边这个是女性的图,这就是有波动的,横轴是男的收入,这几个曲线分别代表不同经济收入的女性。这个“拐点”意思是,一旦男的收入超过女性的收入时,这个女性在婚姻网站上的点击率急剧上升,这两个图都是反映婚姻网站上不同的性别,对对方性别访问率。这边是男性的访问图,女性的收入在横轴上,男性的反应是随机的,是水平的。也就是说当男性点击婚姻网站时,他不太关注女性的收入。而女性是有非常明显拐点的,只有当男性收入超过女性的时候,这个点击率才会大幅度上升。也就是说女性对收入高于她自己的男性群体感兴趣,当然对其他群体也有,但是这个关注度非常低。

  传统上,女性寻找配偶,结婚以后就很可能生小孩,很可能退出这个劳动市场。她的机会成本是现有的收入,所以她现在要找的男性必须覆盖她的收入。

  比较惊奇的发现,在这样一个RDP(参照依赖偏好)里,我们发现高收入的女性可能会受到伤害,对她们是更不利的。当男性变得更加多,高收入的男性越来越多,或者高收入的男性变得更加富有,这些高收入的女性反而会受害,为什么?照理说如果男性变得越来越富有,或者说更富有的男性越来越多的话,高收入的女性应该很高兴。这个游泳池里面的金鱼变得多了,金鱼的颜色越来越精了。这些高收入的女性应该是更高兴,因为她们会收到更多的好处。

  但是我们要考虑低收入的女性,比如说办公室里面的一批秘书,他们所针对的对象,也是所对应的群体,她吸引高学历高收入的男性她并没有竞争。当这些男性变得更加富有,更加优秀的时候,可能这些女性就会蠢蠢欲动,参与竞争。在男性越来越富有的时候,低收入的长得漂亮女性会参与竞争。

  如果是低收入长得一般的女性,他们原来在竞争,她们现在反而会退出。高收入的女性是孜孜不倦追求高收入的男性。而低收入的女性她既可进也可退。她发现高收入男性时她也会进入竞争。如果她退回来的时候,低收入的男性就是她的“备胎”。大批低收入的女性参与竞争就会给高收入的女性造成冲击,因为她们不但不能享受更多男性的好处,反而受到低收入女性进入婚姻市场的冲击,而受到伤害,这就是我今天讲的主要观点。

  当男人更多或者更富有时,第一个结果有更多的男性你可以喜欢。但同时第二个结果也就是更巧妙的结果,那有更多的女性会喜欢同样的高富帅。男人是多了,那么有100个这样的人变成200个有钱人,选择多了。但是由于100个变成200个的高富帅出现,有一批本来局限于低收入男性的女性,她们就进入到高收入男性的竞争,所以有更多的女性参加竞争。因为低收入女性群体是比较大的,所以她们会对高收入的女性造成极大的冲击。

  大家可能会问我们,你说的这个事情可能是一个均衡的概念吗?我怎么还是觉得挺奇怪的,为什么男性越多,或者男性更加富有,高收入的女性怎么会受到伤害,我至少会扯平。这是一个均衡概念吗?还是你单方面异想天开的东西。

  我们实证的结果就是看性别比例和男性收入这两个变量,这两个变量如何影响高收入女性婚姻市场的行为。所以我们要看的就是他在婚姻市场上的搜索强度。

  给大家的图像就是说,高收入的女性在这个过程当中,会非常竞争,因为他们不但没有受益。我们在看最终她的付出有没有回报。随着性别比例失衡的加剧,或者男性越来越有钱,我们知道高收入女性她会更努力在婚姻市场上寻找配偶。所以我们现在看一下她们到底有没有成功?所以我们看一下她结婚的概率,也就是她在搜寻网站上的行为。

  这是我们普查的数据,高收入的女性她的“回归”情况是什么样的?高收入女性婚姻的概率是减少的,随着男性越来越多,或者性别比例对女性越来越有利的话。高收入女性结婚的概率反而是下降的,她们更加努力,但是她们并没有成功。这是需要传递的信息,这是我们的结果。这里有高收入女性性别交叉,还有男性高收入与女性的交叉,不管是性别比例失衡的加剧,还是男性变得越来越钱,高收入女性的结婚率反而是下降的,她们更加努力了,反而她们没有成功。

  我们发现还是女性为主的,女性不愿意找比她收入低的男的做配偶,这是主要原因。而不是男性不愿意找女性收入比她高,因为这两种偏好都可能导致这个结果,我们发现主要是女性有这样强烈的原因,不愿意找没有她能干的。

  我总结一下,我们在这里也是发现了参照依赖偏好,我们发现男的收入,还有每个男士随着婚姻市场性格比例,以及男性变化逐步竞争的一个过程。高收入的女性非但没有收益,反而对她更不好,因为低收入漂亮女性的进入,婚姻市场的结果更不好。她更加努力但是她并没有成功。这是非常耐人寻味的一些事情,也是非常有道理的结果。